聚焦投洽会:寻找农业投资新风口

发布时间:2018-09-10 来源:东南网

关键字:智慧农业 现代农业 农业物联网 农业信息化

乡村振兴、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生态农业、休闲农业……这些三农领域的概念,成了今年投洽会上的热词,由此释放出一个明确的市场信号——农业农村已然是新的资本洼地

新农人奔走在“一带一路”上

投洽会期间,厦门人刘雷立从柬埔寨带来了芒果干、榴莲干、菠萝蜜干等热带果脯。这些被统一打上“For You”品牌标识的水果加工品,产自柬埔寨厦门现代农业产业园。

刘雷立是柬埔寨福建省商会会长。2015年,看到东南亚国家在要素成本、气候等方面的比较优势,他决定在柬埔寨特本克蒙省发起成立现代农业产业园,导入国内高优品种、种养技术,以飞地农业的方式开展跨国农业投资。以花生为起步,产业园发展的品种拓展到香蕉、腰果、芒果,而今又借助中国大陆的技术与设备优势,介入科研育种、农产品加工等环节。

刘雷立的“小目标”不仅于此。他正计划在柬埔寨建立100个植保站,并引导当地农户组建合作社。“一方面,我们可以统一向当地农民提供技术、种苗等辅导;另一方面,国内农机、肥料等过剩产能可以向柬埔寨转移。”刘雷立说,未来将逐渐倾向于轻资产发展模式,并为推动设立福建—柬埔寨跨境电商而奔走。

在“一带一路”沿线上,还活跃着不少刘雷立这样的新农人。资金、技术、人才、市场等农业要素正沿着“一带一路”双向流动。

世界福建青年联会菲律宾分会会长王荣忠借着受邀参加投洽会的契机,回到祖地福建考察,并打算投建现代农业项目。他考察的第一站便是三明。事实上,早在2005年,王荣忠便与友人在闽西投资循环农业。“而今农业俨然成为新的投资风口,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践则带来关于现代农业的更多想象力。”王荣忠说。

来自福建省农业厅的数据显示,我省农业对外合作不断取得新进展,农业“走出去”步伐加快,一批重大农业项目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落地。农产品国际市场不断开拓,今年上半年全省农产品出口48亿元,同比增长16%,跻身全国前三。

绿色生态引领农业投资新方向

作为主宾省,云南省在今年的投洽会上打出了三张牌,第一张便是绿色食品。

“云南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生态优良,所生产出来的农产品绿色有机,品质颇高。”在投洽会开幕前的发布会上,云南省商务厅副厅长寇杰在推介“七彩云南”时,格外强调生态属性对当地农业的助推作用。

以生态优势见长的东道主福建,同样在生态产品打造与绿色招投商方面做足文章。9月3日,本届投洽会的配套活动——森林旅游项目推介会在满目绿色的福州植物园举办。

“八闽大地森林资源丰富,森林旅游具有从业门槛低、产业链条长、就业容量大、综合效益好的产业优势,是‘一业兴而百业旺’的生态产业。”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全省已初步形成闽南滨海休闲森林旅游区、闽西客家文化森林旅游区、闽北森林生态旅游区、闽东山海风光森林旅游区等4个森林旅游功能区,森林旅游效益初显,去年森林旅游总产值超过800亿元。

深度开发森林旅游,探索生产产品变现途径,需要更多社会资本的参与。当天,共有9家单位就森林旅游等4个项目签订了合作意向书。

生态与绿色,是本届投洽会的另一组高频词。这背后,是人们关于生态重新建构与认知。

“在传统观念中,生态、环保、绿色只具有社会效益,在这方面投入过多,则意味着投资比回报率的降低。”福建省有机食品行业协会会长赵艳志发现,如今农业领域的投资开始逐渐流向生态产品。“无污染、安全、优质营养的绿色食品已成为时尚,消费市场基础深厚,好生态更能卖出好价格,日渐成为共识。”赵艳志说。

今年投洽会期间,赵艳志领衔的福建省有机食品行业协会,联合广西、四川、江西等六省市的有机产业协会,与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共同制定的《珍生态产品团体标准》正式发布。这是我国首部生态产品团体标准。

“近年来,我国先后出台了有机产品、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的认定规范,但认证难度大、成本高,不少企业难以达到相关标准。”赵艳志表示,制定该团体标准的初衷是,给暂时达不到有机标准,但又有志于从事生态种养的企业提供过渡与规范,“同时也通过行业自律方式,为生态农业的投资者们指明方向,并确定规范”。

资本下乡为乡村振兴战略赋能

本届投洽会上,农业领域的投资者们无一例外地提及正在推进中的乡村振兴战略。

“乡村振兴内涵丰富,包括产业、人才、文化、组织、生态振兴等多个维度。但最重要的是牢牢把握住‘产业兴旺’这个重点,通过导入市场、资本的力量,内外形成合力,重塑乡村产业形态。”华侨大学旅游规划与景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黄安民认为,这意味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带来更多市场与投资机遇。

那么,市场与投资者该如何介入乡村振兴?与会专家、业内人士给出了自己的思考与建议。

中国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理事长朱宏任认为,特色小镇是乡村产业振兴的重要载体,也是前景可期的投资标的。

“2015年浙江省提出特色小镇建设理念,而后国家多部委相继出台十数个支持政策,特色小镇建设在全国蔚然成风。”朱宏任说,截至2017年底,全国有31个省份明确提出特色小镇建设计划,并推出一系列优惠政策,共规划建设超过2000个特色小镇,预计投资规模达4.8万亿元。

这个过程中,社会资本可通过多重方式参与其中。

“尽管还存在政策环境、法律环境、金融环境、信用环境等方面的不完善,但不少业界人士认为PPP模式是最适合特色小镇开发的模式。”9月8日举行的第二届中国特色小镇建设国际峰会上,中国企业报集团社长吴昀国认为,根据财政部PPP综合信息平台管理库数据,目前全国登记在册的采用PPP模式运作的特色小镇项目达36个,总投资规模达546亿元,且未来仍将呈上升趋势。但特色小镇投资应该审慎,切忌一哄而起,缺乏规划与特色产业。

台湾业者吴定远认为,人才支撑对推动乡村振兴尤为重要。“返乡青年构成乡村振兴的生力军,但专业与技术是横亘在青年与故乡之间的鸿沟。”英菖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吴定远的设想是,在市场上大力培育乡村振兴服务机构,将众创空间的商业模式导入广大乡村。

9月9日,吴定远联合两岸多家企业与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两岸涉农产业孵化辅导中心及两岸青年农创学院,并致力于为返乡青年提供技能养成、就业与创业扶持、经营管理辅导、市场对接等全程服务。


分享到

全部评论(0

相关资料